重度文学依赖症
一个刚刚出生,话很多的三流诗人
偶尔写写同人博人一笑,内容漫天撒糖

6.27 呼伦贝尔给周XX

推开后路生硬如沥沥青砖那满月如乳房额尔古纳河右岸有人说情人被彩色丝带欺骗牛马耽于抒情但白色生物
咩咩咩咩咩
他嘟嘴

我的情人因自己美得足够故而不计较我的丑

莲见最后也没有问久野头发的事。

那天放学莲见跟在久野的后面,远远的,低着头。没有头发,可以用余光看到她黑色帽子下优美白皙的脖颈。她的肩膀永远很挺,后来有了一丝松动,久野的肩膀开始耸动,像路边的野草,在风雨里羸弱但坚强地摇晃。

久野哭了。

莲见模糊地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去拥抱她。莲见模糊地思考了一会,模糊地忘记了。哭的样子还是很好看啊,久野她。
莲见模糊地想。

后来他忘记了,热风从哪里吹来的。野草。红色的风筝掉下来。还有那个暑假,有一条鱼咬了星野,那鱼叫什么名字?他蹲在别人家的门口,听德彪西的古典乐,和那个女孩子的啜泣。

6.23的思考

南方的梅雨季节,整座城市都笼罩在沉沉的雨雾之间。“雨还得连绵地下一周。”屏幕上是T发来的消息。

这时,本社会精英的教科书般的做法是,泡上一碗日式豚骨味泡面。鼓起勇气去做一个死肥宅。

兄弟,你开啥车
我开坦克

兄弟,你穿啥鞋
我踩风火轮的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绿水之波澜。

啊。痛兮!

这不就是我和小龙虾的关系吗?

好想吃小龙虾啊!

论 单机

单机,即自嗨。

单机,一种独立而完整的态度。古人喋血沙场,赢得身前身后名,如何被世俗奉为高尚被世世代代的人们困扰。殊不知佛塔后的一轮明月下,单机携清风而来,打开了新的生命,虚无了苦难, 抚平了时间的褶皱。唯天,唯地,唯有坚定“今天不蹦迪,明天变垃圾”的自我。这时,蹦迪的快乐找到了,在这个没有标准的世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世界的本貌,是世界的唯一。

选择单机的人们是勇士,他们是冲破乏味世界的一股新兴力量。勇士们不羁,凌驾一切,为生命奉献生命,遵从人类原始的冲动。一切抗争结束后,单机的光明即孤独。对此我要强调一点:对抗“一人无法杀猪”的思想的最好办法,是捉鱼;解决没有女朋友的痛苦,是看片。

单机,更是一种...

无聊 晚睡 突然想起很久知道的,贼宝贝的一句。分享一下吧。

罗曼罗兰说,真正的英雄主义,是明白世界本质上的悲哀但依然热爱世界。

和朋友关于陵墓的讨论

我可能会选能留言的。
就留:不自由 毋宁死 吧。

其实朴树也很摇滚内核啊。。这首比草东还好听感觉。草东太颓了,多的是厌世,少了热血年轻感。感觉现场唱的比专辑里的咬牙切齿很多。
他唱这首的时候全场站起来嗨,都tm控制不住自己,气氛最高点,旁边有大哥一直喊朴树牛逼。我和身边几个素未谋面的姑娘一起大叫朴树老子爱你。前面的姑娘脱外套只剩下打底背心,很烈很性感。


感觉心里有一把火,烧了平生不自由,“在这儿我除了衰老无事可做” “妈妈,我恶心,我活的不耐烦,可是又不想死,他们是这样硬,让我撞吧,撞得头破血流吧”


“我是金子 知道吗 我要发光的”

贼摇滚。后面的热门歌反而兴味寡寡。
世界被分割成了两个,场内场外,那一刻全场凝聚起来厌恶场外平凡的世...

1 / 13

© 浪费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