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潇洒地说出fuck off

月湖湖底有个月亮,我和你把它挖出来
中秋的时候做成船
从妹妹的眼波流转,掉进东海
只因为你说你想吃野生螃蟹,奈何穷困潦倒

无聊是你的无聊,你的无聊我藏进保险箱,密码是一二一九;
好玩是我的好玩,折叠后摊开,折成千纸鹤,在你身上浪费。

晚霞连接着月球,我们已经等候多时
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你眼睛亮晶晶
又说不想看玉兔,想弃船抱紧我

男人到死之前都是少年(上)

[食用须知]
师生,年下,OOC无药可救,主攻视角。
银时18岁。设定为藏的很深的痴汉。
土方25岁,长发形态。
去年产物,现在看看觉得挺有趣就发出来了。

三流同人,瞎写怡情。

【0】
“我是你们这个学期的数学任课老师,土方十四郎,大家可以称呼我为土方老师。接下来的日子请大家多多关照。”

哈...新来的老师吗...。感觉是超让人提不起劲的家伙啊。

坂田银时耷拉着脑袋,右手托腮,漫不经心地打量讲台上正在做自我介绍的新任数学科教师。墨发松软,且很长,高高地束成马尾,额前的刘海垂下来,脸很白净,有一副好皮相,不说话的时候薄唇抿起来,很少笑,人很高,很瘦,看上去总觉得不像是大人,青涩戾气的样子。

反正怎么样都无所...

1.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没有完美的事物,只有在悲哀之下的相对快乐。我觉得快乐应该是被爱的感觉。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记忆力变强。

3.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病痛和死亡。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起起落落的。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坂田银时,绿谷出久。热血漫画里的主角。

6.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谈不上什么成就。

7.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虽然有时候会自卑,但我并不痛恨自己。非要说的话就是懒惰。

8.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去杭州听演唱会,晚上住的民宿好漂亮,屋顶离我很近,有一个天窗,又困又累但幸福的要上天了。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把无知当有品位。

10.你最珍惜的...

胡桃街纵火事件(下)

人生第一次写完了一篇完整的万字小说我真的很感动(毫无防备地流下了弱者的眼泪

3

阿瑶拿起毛巾,把湿淋淋的长发从脸盆里捞出来,她凑近镜子看自己的眼睛,还是肿的,明明用热水敷了好几次了。

她用毛巾把头发随意地盘起来,擦了擦盖了一层水蒸气的镜子,腹部发声,胸腔震动,提气歌道:

“展不开眉头
挨不明更漏
恰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阿瑶是艺术生,主学声乐的,会一点古筝。高中老师教了《红豆词》之后,她就老喜欢拿这首歌练嗓子。以前表演节目前,小明,良良还有张扬都会呆呆地看着她唱完这一段美声,然后再看她唱风格完全不同的摇滚。

她想起小明,眼神又黯淡下来。这两天,她发觉自己渐渐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了。人...

胡桃街纵火事件(中)

2


小明在前两天就死了,他从胡桃街高高的钟楼上跳下来,像一尾流星般陨落了。


小明死前的前五分钟,张扬还在给阿瑶告白,他把信纸撕下来,折成一颗颗星星,折的不好看,但折满了一百颗。阿瑶说:“我不喜欢你。我喜欢小明。”


张扬在老式电话机的那头兀自颓丧了三分钟,接到了小明的电话。


小明说:“张扬,我想去死。”


张扬说:“哦,你去死吧。”


张扬现在回想起来,小明的声音是有点儿颤抖的,风也呼呼地吹,蝉鸣声正到达一个最高点,怎么听都不对劲。


张扬在床上翻了个身,发现自...

胡桃街纵火事件(上)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


“阳仔,今晚的麻小局我约了何北北,二中的校花!来不?”


“不来。”张扬歪着脑袋夹着老式电话机,攥着一支铅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小明死了。”


“……啊?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张扬挂了电话,他在米黄色的信纸上署了名,找出胶带封了口,贴了邮票。


他赤着脚丫子,走上过道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声音。


看来他妹已经睡了。


张扬摸着黑,去阳台拿自己的架子鼓,他一抬头,看见月光像融化的雪一样柔柔地照下来。他没敢再看,低着头收拾好了鼓,拿...

人的一生真是又短暂又痛苦啊,大多数人永远也得不到一次交流,你抛出去的语言仅仅用于争论,叙述,命令,服从。但大多数悲哀并非来源于以上,而是出自明明清楚那种感情却无动于衷的无能和懦弱,所以人们喜爱通俗小说,青睐戏剧表演,因为其中如此滚烫的动物的原始本能是现代人几乎缺失的东西。

那天我在汽水贩卖机前看见你抱着一瓶可乐哭,你的头发很长,穿着蓝色的格子裙。你的样子谁看了都会心碎,于是我握住你的手,你的手很小,手心有点湿乎乎的,好热。我心池荡漾。你告诉我雪碧卖完了,而你非雪碧不要后就离开了。之后我时常光顾,却再没见过你。最后我想说却没说出来的话是:人生往往不会太得意,但你在我这里,会一直得意。

分享一下写作技巧,看完帮助很大

最美的不是晴朗夜空满天繁星,而是烂塘中一朵睡莲亭亭玉立;不是闹市黄昏美女纷纷扰扰,是漫天尘埃里你抬头,脸很脏,拉起窗帘作衣裙,那时候你眼睛里披上了一整天晚霞

1 / 22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