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莲见最后也没有问久野头发的事。

那天放学莲见跟在久野的后面,远远的,低着头。没有头发,可以用余光看到她黑色帽子下优美白皙的脖颈。她的肩膀永远很挺,后来有了一丝松动,久野的肩膀开始耸动,像路边的野草,在风雨里羸弱但坚强地摇晃。

久野哭了。

莲见模糊地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去拥抱她。莲见模糊地思考了一会,模糊地忘记了。哭的样子还是很好看啊,久野她。
莲见模糊地想。

后来他忘记了,热风从哪里吹来的。野草。红色的风筝掉下来。还有那个暑假,有一条鱼咬了星野,那鱼叫什么名字?他蹲在别人家的门口,听德彪西的古典乐,和那个女孩子的啜泣。

评论
热度(1)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