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低质量。是个小屁孩诗人。

我想起她的时候还是会有伤心,那种热热的,起伏的,呼吸困难的伤心
天花板漆黑,冰冷
倒了杯热牛奶,没喝几口,就觉得好像是醉了;总是这样,一想到她,连白开水都参杂着酒精

“是因为别人不爱她了 她才愿意来爱我的”
这种悲伤的念头一直是身体里最清醒的一部分。我并不怀疑自己是否坠入陷阱,并且是,深情的,天真的,虔诚的不怀疑。都怪她游园活动戴的那顶小熊帽子,又怪自己军训帮她拿走掉落在粉色裙子上的贴纸。

目睹她费尽心思讨好,又眼看她为别人而落泪,她的奇怪口癖不仅仅是从前度学来,连温柔也是

于是她说:人间不值得
我望向她的眼神及其爱慕,我重复:人间不值得

她太鲜艳,使得天地没有色彩
我多想带她去月亮上,腰肢和裙子都轻飘飘,很孤独的样子,单手就能抱起吧
她挥挥手,笑了,好像在嘲笑我,又好像在嘲笑自己
我就知道答案了

评论
热度(2)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