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潇洒地说出fuck off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我们少林弟子也有不秃的。

少林x华山

温柔地磕少林。以及那个可爱的穷鬼。


1

和尚第一次见到少年是在中原的集市里,他被黑心商人碰瓷,少年出手相救。



“碰了我的瓜就要买!”


这黑心商人在中原一代横行霸道,家中有朝廷上的背景,更是习武之人,所以连衙门也管不住。更别说这些平民百姓,人们都是唯恐而避之不及。



和尚无奈,他好脾气地从僧衣里拿出银两。此次入城,是受长老之托接应远道而来的南少林,不可犯事。也倒不是自己武功不如人,只是佛门需身正,一切向善。



这时人影掠过,少年一席侠客白衣,风度翩翩,一把剑直指黑心商人,将和尚隔开,护在身后:

“好你个臭不要的脸的!光天化日之下讹人,还有没有王法啦!今个我华山弟子就为民除害!”



说罢,只见他使剑连出几招,动作之间果真是华山派的影子,剑法虽然熟练,但手法青涩,甚至有点死板,一看便是没经历过几场实战的新人。



和尚看出来了,那黑心商人自然也看出来了。他冷哼一声:“连这种江湖小辈也敢来老子面前挑事,我就替华山的来管教管教你这小屁孩!”



商人的刀步步紧逼,眼看刀口直接往少年的脖子上走。和尚心道不好,赶紧运气,发力前还不忘默念一句阿弥陀佛。


刀口一歪,倏的弹开。


当然,没有人看清那一瞬间的事。




少年反应过来,吓得不清,但还是勉做镇定,轻功三连跳,拉着和尚就跑。


2

“江湖险恶,你可要小心呀!”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我保护你!”




少年的手冰冰凉凉,落在和尚手心里。他就这么拉着和尚用轻功上了房檐。少年的手骨骼分明,纤细轻巧,因为长期练剑的缘故,食指和中指有一层薄薄的茧,摸起来很是舒服。


这样拉着手实在不雅。和尚心想,于是不动声色地抽开少年的手。



在房檐上打扰了无辜百姓可就不好了,也不雅。和尚心想。于是他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借一步说话?”



少年熬有介事道:“什么嘛,你是不是害怕这瓦房不经踩?诶,我给你说,我一开始也有过这样的疑惑。一问我们师哥师姐,说中原的房子耐踩,江南的就不太结实了。上次我师哥把江南一个大户人家的房檐踩坏了,那人追债追到了我们华山门口呢!”



......所以,为什么这么执着要上房檐。


......连赔砖瓦的银两都没有,是得有多穷。




和尚也没多话,轻轻一笑,行了个标准的礼:“刚刚有劳这位少侠出手相救。只是以后莫再这么莽撞。”




“刚刚真的好险。”

少年的嘴巴微微撅了起来,鼻子也皱巴巴的,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和尚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他的眉心。



怎么这么可爱。和尚心想。



做完这个动作他又觉得失礼,不经有点懊悔。






“但我华山派最重视的就是正义。
我会好好努力成为英雄,保护好天下的。”



和尚不可置否。


少年说:“江湖险恶,你可要小心呀!”

末了,又添上一句,
“要不要我保护你呀。”



师姐说过,“乐于助人”才是华山好弟子,这和尚看上去很善良,但是傻兮兮的,总觉得没个人保护他,他很快就会折在江湖。
唉,当天下的好英雄果然很麻烦啦~这个新人,就由我来带带他好啦。




“少侠的好意贫僧心领了,可..….”
但还没等和尚说完,少年就好像突然醒悟了似的,他深呼一口气,抢先一步开口: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我保护你!”



和尚微微低头对上少年的目光,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眼睛里流转的,是亮晶晶的光。
他看着亮晶晶的光。
和尚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又或是,不忍心拒绝。




然后就是“扑通”一声,草房上的砖瓦支撑不住两个大男人的重量,瓦片一松,他俩一齐掉下去了。

评论(3)
热度(30)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