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三月里

世人都不愿承认
半截牙膏里
挤出平淡的日子

但东风一来
没有人敢凭着傲气说出怀恨春天的事
即使有诗情 人们也不敢妄自描绘

或者,凌晨的肚子疼
发现外边湿湿的,月亮圆圆,迢递八千远路
雨一浇洗,大地一醉,就再也
无法掩盖柳色的青
和压在枕头底下的难过了

评论
热度(6)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