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给淮河:
你好!我是秦岭。

我需要一些情意。比如,今天想和你一起在阳光下暴晒,明天我们就去看真正的鸭嘴兽是不是有角。

我的一个朋友真是很可爱,比如她今天告诉我,她认为自己是小熊软糖。她也很容易难过,她说:这种感觉就像很想吃蛋糕的时候,却没有蛋糕。我说这不就是和我们寝室没有Wi-Fi一样的嘛,于是我建议她可以去吃烤肉,她却生气,说我根本不懂她。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体质,就是总招引身边的人向我倾诉她们烦心的事情。每天都有人对我说,我好难过。世界上难过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为什么没有伟大的身世?”,这是永恒难解的问题,而世上本就是无解的事情多。萨特说,他人即地狱。我经常用这句话安慰她们和自己。

我有过一个很热爱的人,虽然悲哀的是她觉得我不热爱她,看上去我们一直在交流,可是事实上我们从没有好好说过话。但因为是过去式了,所以也无需多做辩驳了。她总是很急迫,但我安于当下。我们的意识形态运转速度差太多了。《搏击俱乐部》里,提到过一句话,说将死之人说出的话总是很有重量。我要用的就是这句话最后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出的话总是很有重量,就比如她谈到孤独,你不会感到一丝一毫的矫揉造作,她对人间的悲怆是与生俱来的悲怆似的。

你有没有经常做梦?我的噩梦有很多都是病痛引发的。说起来有些不齿。我好像很害怕衰老和病痛。我还没有过这个年纪就开始贪恋和不舍了。或许受北岛的那句诗影响。潜意识里,告诉我年纪越大,五官的感受就会越来越迟缓,我不要这样,我要永葆想象力。这也是我开始看科幻小说的原因。

我很关切周二的春游。学校安排的人文游,是去绍兴看鲁迅故居,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春游?

最近总下雨,出门记得带伞。


秦岭
3.20

评论
热度(3)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