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少年时代的英雄(2)


那个时候我们的书包都很空,睡的少,总是饿,全身却是又使不完的力气。但大家规定我们的力气是不合法的,我们应该摒弃身体上的旺盛生命力,乖乖待在座位上使用脑子。

所以我们除了写题,睡觉,吃饭,在学校走来走去看花,重要的一部分娱乐就是打游戏。

说起打游戏,容容容,刘仙女和我都是三把好手。我们经常三排,也经常输。我曾费尽心思地在学校找到三个偷偷玩游戏不被老师发现的地点。

1.残疾人厕所
2.阶梯教室二
3.学校操场的西北角

第一个地点是办公楼的残疾人厕所,厕所是马桶坐式,畏畏缩缩地放在角落,而空出一个五平方的大位。记得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我看到这个厕所后一激灵。我对这类事物总有特殊的敏感,就像我对李想容,一看到她电流就在我脑子里窜来窜去。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好,我对她的爱是不能乱作比较的。

我提出这个地点时,容容容兴高采烈,而刘仙女好看的眉皱起来,说,我是女的,和你俩男的一起进厕所不太好吧!我和容容容才不管那么多,用蛮力把她拉了进来。我听到楼上的地板被踩来踩去的声
音,后来上去一看,发现是校长室。

我们在里边还没呆一会,上课铃就响了,容容容没多想,打开门就走,我和刘仙女跟在后面,迎面就碰上了三石(我们的数学老师,因为名字有个磊字,我们就叫他三石),三石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两男一女从残疾人厕所出来。现在一想觉得真是好玩,可当时真是吓没了魂,我看着三石的面色从惊呆的白色到暧昧地笑的红色。我和容容容吓得扭头狂奔,刘仙女不知是不是傻了,呆呆地叫了一声:老师好。

这件事成功吓退了我们三人,但也不能说毫无收获。刘仙女的事迹被我和容容容万古传颂,作为饭前的笑料。这时候刘仙女的好看的眉毛就会皱起来,开口用当时在我们三人间最流行的句子骂我们。

刘仙女:你们是畜生吗。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仙女姐姐?
我们:我们是仙哥。
刘仙女:放P,你们这群狒狒。
我们:知道为什么只有你傻乎乎地向三石问好吗?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丑!
刘仙女:(操字省略)你妈!

单薄的语句是无法描述当时搞笑的场景的,这几句话配上合适的表情(瞪大眼睛,撅起嘴巴)和合适的语气(从喉咙里发出比平时低沉一些的音色),成为了我们无言但俗定的经典语录。白用不厌,一说就笑。而不在现场,无法感受那种戏剧性。因为这一点的独特,我们常常因为别人无法融入其中而感到可惜。


接下来说阶梯教室二。它也称“老巢”。是我们的最初秘密据点。是贫瘠地生活在一线城市的我们的理想国。不过这个据点最后被一窝端了。
阶二有软软的座位,有电,安静,没老师查。还有刘仙女喜欢的白色的透明窗帘,按她的话说:像仙女的窗帘一样。
这时候她会扬起白白净净的小脸甜甜一笑,而我不以为然。

当时轮到我们班级值周,我和刘仙女两人就被分配到阶梯教室二。这个活绝对是整个学校最清闲的职位。大概就是抹抹桌子,拖个地。一中午的事情就都干完了。干完后我们干什么呢?写作业啊!打游戏啊!

等到有时间打游戏的时候,我们就把容容容,黑皮和黑皮的女朋友叫过来一起五人开黑。百战百输,简直是帮助他人免费上分。但对我们来说这都没关系。我们五人就这样咸鱼地划一中午的水。

但也有运气差的时候,有时候碰见顾姐检查,走来走去发现容容容不在他应在的岗位上,就会跑过来把容容容拖走去做值日。我们就只好五人全部挂机,那真是很惊慌,但是搞笑的场面。

后来我们学乖了,一看见顾姐在QQ群里发:容容容呢?我们就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操场,图书馆,都是我们的逃跑途径地点。刘仙女眼睛好,经常能发现那个红色的矫健的身影。我们就往顾姐的反方向跑,有一次跑到操场,看见其他同学也坐在看台上悠闲地晒太阳,我们也凑上去躺着。但顾姐一来,我们就只能悻悻地化鸟兽作散。

阶梯教室大多数的作用就是开会,每次开会我们都得被赶出去。


我们阶梯教室二的背面,花园的角落,有几颗柚子树,说到柚子树就想到柚子,说到柚子就想到摘柚子吃。于是三月的中午,我和另外几个不怕死的兄弟(包括容容容和刘仙女),拿着扫把和一颗贪吃的心就翘掉打扫跑上树了。容容容和黑皮(黑皮是我的发小)个子高,偷偷潜进阶梯教室,打开窗一捅,金灿灿的柚子应声而落。那天天气很好,柚子掉下来就像太阳从天上掉下来似的,黄澄澄的光打在十六岁的我们的脸上。有风,黑色的短发轻轻地吹起来,闪着亮亮的光,那天所有人的头发都变成了柚子色,所有人的瞳孔映出的都是圆圆的柚子和圆圆的大太阳。我看到路过的抱着书的李想容,她的眉毛变成了深褐色。

我的脸上泛起红。她真的太可爱啦。一种冲动使我想冲上去摸摸她的眉毛。可是我不敢,于是我压抑住了。


后来学校发出了通知,说小树林的果子不能吃,都是喷过农药有毒的。




第三个据点是操场的西北角,也是我们经常去的地点。一个蓝色的集装箱和椰子形状的大胖树完美地遮挡了老师的视线,不论哪个角度,任谁都不会猜到树的背后蹲着三个人正“猥琐地打游戏”(出自刘仙女的原话)。

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四月底的某一天,刘仙女穿着白色校服,里面套着一件粉色小卫衣,深蓝色的裤脚高高卷起,露出细细的脚踝。我背着太阳走向她,看见她在阳光下的一切。她远远看见我,掩饰不住高兴地笑了,她的发丝飘起来,刘海乱乱的,眯着眼睛笑嘻嘻地冲我吼:你他妈快一点行不行,我要被蚊子咬死啦!

我也笑嘻嘻地回答她:你要是学我一样像皮皮虾一样扭来扭去的话就不会被蚊子咬。
听我说完后她象征性地蹦哒了几下,扭头跑到树后面去了。

和刘仙女在一起总是很快活,她总是高高兴兴的,就连哭也是出于明亮的原因。和她走在一起我总会感到欣喜又自卑,我太矛盾,敏感,笨拙了,反倒是她双眼清明。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人人都看过很多书,明白很多道理,知晓怎么做才是最像大人的模样。但是付诸到现实中去,一个个都幼稚地不得了,并且自得其乐。

评论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