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大白兔君:

阿树:
好久没写信给你了,这种寄不出去的信也应当有信的尊严才是。
最近我常常晚睡,听车流像大风,看着楼下的灯光像小星星。
人生似乎充满了大风小星星。
只是车流穿梭的冷风一席卷,我过往记忆的小星星便全部消散了。
{男树的手机快没电了,电量格竖起一个红色小叹号。他低头想,要是每段感情快结束时,都有一个小红叹号多好啊}
藤井樹

评论(1)
热度(6)
  1. 樱木花道大白兔君 转载了此文字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