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这个号了

今天回家,家门口的石榴花红砰砰,落了一地。走在路上像个陌生人,住了十六年,第一次发现门口的树有四层楼那样高。常青藤的根脉依附在墙上,无须预感,她们即将醒来,染绿这个夏天。

台阶角落一只大蜘蛛,它曾鲜活,现在已经死去久远。无人清扫它,躯体上蒙厚厚的灰,以永恒的姿态静止,愈发感受到生命的轻,像埃土,一吹既散。不要轻视石头,它在永恒上比我们成功。

评论(1)
热度(6)

© 樱木花道 | Powered by LOFTER